CCTV新闻频道《共同关注》新兴职业系列人之一
发表时间:2004-7-25 11:17:02     文章来源:商桥速记
    浏览次数:197
 
双击自动滚屏
 
 

740)this.width=740" border="undefined">

CCTV .com消息(共同关注):

  [共同关注] 新兴职业人系列之一

“360行,行行出状元” ,这是古人用来激励人们在不同领域锐意进取、开拓创新的一句格言,同时也是对社会分工的一个概括.在经济飞速发展的今天,社会分工越来越细化,现有的工作种类已经达到1800多种,其中许多新兴的职业,比如为手机用户提供短信服务的短信写手,为新闻媒体提供线索的新闻线人等等,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青睐。值此五一国际劳动节之际,我们将在节目当中陆续为您介绍几种新兴的职业,从而为您开启就业之门,指引成功之路。

在键盘上行走如飞——速记员 

汤传光:最前沿性的东西我都知道,包括经济领域发生什么最重大的事,政治领域发生什么重大的事,体育领域发生什么重大的事,今年夏天流行什么衣服,什么穿着……   

大家喜欢叫他小汤。小汤99年在家乡学习速记,一年后出师,来到北京成为一名职业速记员,到今天已经有四个年头了。   

四年前的北京,速记这一行才刚刚兴起,而急需这一行业的主要集中在电视台、影视公司以及各种会议的现场,那时候速记这一行人才比较稀缺,这一点可以从当时的速记费用上略见一斑。   

汤传光:这个行业在我刚开始做的时候吧,价格是非常的昂贵,一般是用于企业,当时是可以这么形容吧,当时我们在给白岩松啊,水均益他们做这一类场记带的时候,都是300元一小时,因为当时确实是新兴行业,能减少编导他们大量的时间、精力,所以当时价格开得非常非常高,因为当时非常少吧……目前中央电视台附近的话,是80元一小时,这是基准价。   

在这四年里,小汤在慢慢地感受着这一行业的酸甜苦辣的同时,他在公司里的角色也在发生着变化,如今他已经由一名普通的速记员成长为了一名业务主管。   

汤传光:今天去一个影视公司,谈一个电视剧字幕的事。我们公司做电视剧吧,大部分是由我负责的,原先我在公司里是专门负责做电视剧的,比如说以前挺热播的《天下粮仓》啊,去年最热播的电影《惊涛骇浪》啊,还有《女人不再沉默》啊,都是我自己一个人做的。   

小汤告诉记者,为电视剧做字幕提示,是速记员最喜欢干的活儿,因为当这些电视剧热播时,虽然自己只是一个幕后的小角色,甚至在演职员名单里连个名字都没有,但是看到自己付出的劳动能够为那么多的人提供帮助,那种精神上愉悦可以说是用语言难以形容的。    小汤说,现在公司里接到的给电视剧配字幕的活儿基本上都是由他来承担,做这种活儿时,要格外认真细心,而且要多校对几遍。至今让小汤颇为得意的,就是去年他给40集电视剧《天下粮仓》做的字幕中,没有一个错字。   

汤传光:有一次开会碰到(天下粮仓的)导演乔和平的时候,因为有一年没有见了嘛,当时见到的时候,他还说,我终于又见到你了小汤,然后就问我最近情况怎么样?然后以后有节目再找我,其实这个行业也就是这样吧,做得好,口碑好,市场就是一个一个朋友介绍的。   

记者:做这个速记比较枯燥,这中间有没有乐趣呢?

  汤传光:也有乐趣啊,比如说,做电视剧的时候,很多时候人家都没有看,我自己就先从头看到尾看一遍了,比如说《女人不再沉默》这部电视剧吧,然后网上,报纸上都讨论得轰轰烈烈的,我觉得很平淡啊,我早就看过了……我的朋友跟我说,从网上跟我聊天的时候,他说最近他看了什么什么电视剧,我说,那不是我好久以前就做过的,看过的,他说首播就是在我们电视台播的嘛,你怎么看过了呢?我说字幕就是我做的。

  王宏莉是我们采访中认识的一个女速记员,虽然才二十出头,但是在速记这一行,她也已经工作四年了,尝尽了其中的酸甜苦辣。

  王宏莉:有的时候编导采访回来,比较晚,不论多晚都让我们过去,以为我们是全天,随时都可以叫我们过去,其实我们也挺累的,24小时随叫随到,都是特别难受,不想去,但是没有办法,为了维护这个栏目,必须得去,所以非常累,有的时候加班加点,一直做到凌晨。

  不管是王宏莉还是小汤,在我们的采访中,这些职业速记员都表示非常珍惜自己的工作。

  汤传光:一个夏天,我就看到几个农民,农民工在围着草坪上喝酒,每人手里拿着一根火腿肠,然后每人手中拿着一个一次性纸杯,然后旁边放着一瓶二锅头,他们每人倒一杯,然后边吃火腿肠边喝二锅头,有说有笑的。我觉得自己,当时我看到这个画面之后,再苦的时候,我都没有哭,但是在看到这个画面的时候我就哭了,我就觉得自己,人活在世上吧,比我辛苦的人,比我累的人,从事职业比我脏的人多得是,我自己作为一个高中毕业的学生吧,现在社会到处都是,能做到,就是一个月能拿个两三千块钱吧,虽然不多,但也还挺好的,我觉得人应该知足,相比较他们,我已经很满足了。


除了收入上的原因之外,小汤告诉记者,他非常珍惜自己的工作,其实更主要的是因为这份工作现在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,请他们帮忙的人一天比一天多,由最初只为少数人服务发展到现在为许许多多的人服务,这使他越来越感到自身价值的存在,越来越感到速记员这一行的社会价值的存在。作为业务主管,小汤还担负着培训公司学员的工作。

  汤传光:短的时间,一个做到反映的灵敏度,就是说人家说一个团字,你就知道在哪儿,手就能到那个位置,然后呢?但是到这个位置并不行,准确,就要通过练习,因为这个高难度的东西你就要通过练习,比如说刚开始练的时候,团结的团,各个练得都出力得要死,我当时练的时候都是非常的吃力,手指这样弯着打,把手指打得都疼,都特疼,甚至有的人打得关节这儿都有点儿发肿,就是到这种特别难打的时候,就得要别自己,就是弯的幅度比较大嘛,那行,我平时没事的时候,我就把这个大指,这个大拇指这样拿着,把这儿拿着,然后这个手,把这三个手指往这边掰,使劲地掰,使它掰开,做到使它掰到最大的位置,每天别自己,每人别自己,这样你做的时候,团的团,手一伸就可以了。

  小汤在培训学员的时候,最常讲的就是自己的一些工作体会。

  汤传光:你做这个的时候,你这两只手就得在做不同的事,不同的事的时候,那你就必须在,怎么说呢?一个大脑要分成两半,一边控制这只手,一边控制这只手,比如说打餐厅、参观,什么大小,这只手要打大,这只手要打小。…… 我当时练的时候是夏天的时候,那个汗水就往下滴,滴到键盘上都不知道,整个衣服都汗湿了,就是这样练出来的。

  在这些学员中,年龄最小的19岁,她们每天要练习10个小时左右,在训练七八个月之后,打字速度达到每分钟180以上才能出去工作。

  陈艳是来自宁夏的学员,高考失利后在家人的劝说下来到北京学习速记,现在刚刚学习了一个月。

  陈艳:我刚来的时候觉得这个打字挺枯燥的,什么意义都没有,我刚来的时候我就问自己,然后我说打字的时候,我说小学学过,现在学是不是有点太简单,那是我以前想的,但是现在想起来的话,我觉得不容易。因为现在这么大了手指都硬了,如果要像多个手指头别着摁下去的话,我觉得很难。

  对于大多数刚刚步入速记这一行的学员来说,能够度过初期最枯燥的阶段是非常重要的。来自吉林的宋艳红,刚刚成为一名职业速记员,她告诉我们,支撑自己最初学下去的动力很大一部分是源于对未来的憧憬。

  宋艳红:我刚来的时候,我特别特别羡慕他们出去,都能早早地出去工作,在家里面练特别特别的急……但是手刚开始练嘛,手(速度)怎么都提不起来。

  在职业速记这一行业里成手并不容易,在众多的速记培训班中学习的人很多,而真正能够坚持到最后并且以此为职业的人却是很少。

  王宏莉:那时候就像深山训练似的,在昌平一个学校里面。   记者:学了多长时间?

  王宏莉:学了十个月。

  记者:十个月,每天是怎么过的,这十个月?

  王宏莉:每天早晨是六点钟起床,跑操,之后是开始练习,练习,中间休息20分钟,之后继续,没有午休,之后下午再开始练习,一直到晚上再测试一遍,之后开始放学,晚上晚自习到9:30,每天就这样,重复的生活。

  记者:当时班里多少个人?

  王宏莉:13个人。

  高强度的并且极为枯燥的训练,是许许多多学员中途退出的主要原因。

  汤传光:比如说我们培训班,当时我们班有80多个人培训的,其实真正工作的,工作有多少个呢?仅仅十三个人。并不是每个人都是适合做这个,首先,你的语文水平必须得好,其次,你必须耐得住寂寞,还有,你必须说,热爱这个行业是最重要的。

  在我们即将结束采访的时候,小汤提出要给自己做一次场记。

  记者:现在你也马上就要上电视了,什么心情?

  汤传光:觉得有点儿别扭。不知道做过多少人的场记,现在给自己做场记吧,心里总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。

  记者:为什么别扭?

  汤传光:也不知道怎么就别扭,反正就觉得,反正也就是第一次真正从,刚才说的,从无名的,走到了前面来,让大家看到我了,看到我们这个行业了,心里一个也是兴奋,激动吧!


 
   
 
   
 
 
 
  版权所有:北京商桥中视经济信息中心
地址:北京市复兴路9号中央电视台技术制作区二层
电话:010-68510063(速记培训)   68510736(速记服务)
81915858(综合咨询)   邮箱:suji365@suji365.com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Copyright © 2003-2008 商桥速记 All Rights Reserved